(完本)二婚甜蜜蜜偏执总裁买一送一顾小漠傅隽川by格瑞普免费阅读

发布时间:2019-07-09 13:32

轻叶小说为您提供二婚甜蜜蜜偏执总裁买一送一顾小漠傅隽川by格瑞普免费阅读。小编带来作者“格瑞普”的小说《二婚甜蜜蜜偏执总裁买一送一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。该小说讲述男女主角顾小漠傅隽川的故事。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,故事情节曲折动人,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!

>>>>《二婚甜蜜蜜偏执总裁买一送一》在线阅读<<<<

二婚甜蜜蜜偏执总裁买一送一小说

酒店走廊。

顾小漠扶着墙,强忍着身体内一阵又一阵的潮意往外跑去。

今天是她丈夫的葬礼,为了吞没她丈夫的遗产,夫家的叔伯们一步步把她逼到了如斯境地。

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,顾小漠用力地擦眼睛,火辣辣的痛感让她勉力保持了清醒。

身后的恶魔们步步逼近。

“小漠,你跑不掉的。”

“还不如乖乖从了我们哈哈哈。”

“要是你不喜欢我们雇的男人,我们兄弟几个也任你挑嘛。”

顾小漠很快被他们困住,看着恶魔们笑嘻嘻地凑上来,她只能奋力敲着身后的房门:“救命啊,求求你开开门……”

一只手摸上她的肩,恶心的话语近在耳边:“你就别打扰别人开房了,我们快走吧。”

“不要!你放开我!”顾小漠挣扎未果,低头用力咬住男人的手臂。

男人痛得直叫嚷:“顾小漠!你疯了!”

顾小漠在男人的推搡下,倒坐在门边,后脑勺顿顿地痛,看着男人恶狠狠地挥拳过来,只得绝望地闭上眼睛。

耳朵里传来“咔嚓”的轻微金属响声,她绝望地想,是面前的男人们甩皮带了吗?

顾小漠蜷缩着身体,忽然感觉背后一松,她整个人失去重力,往后倒去。

夫家叔伯的拳头砸进门框,痛得直哆嗦。

顾小漠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摔进了身后的房间里,落入眼帘的是笔直的铅灰色西裤,她一点点往上看,意识也越来越迷糊,她仿佛,仿佛看到了一张年少时便魂牵梦绕的容颜。

她无助又渴求地抱住那人的腿:“救我,求求你。”

那人居高临下地俯视顾小漠,像天神俯瞰蝼蚁般冷漠。

刚才对顾小漠咬了一口的夫家叔伯稍稍定下心来,伸手要来拖顾小漠——男人冷漠地握住他的手腕,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。

“啊!!!”

“滚。”男人眼底尽是寒意,像利刃上的光芒。

夫家叔伯们吓得连连后退,房门“啪”地一声重重关上了。

“大哥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“你确定小漠喝了我们准备好的水?”

“当然……现在只怕是便宜刚才那个男人了!”

“我们的目的不就是做实小漠不忠贞吗?她和谁上床,对我们来说,结果都一样。”为首的大伯吩咐道,“三弟,你在这里守着,等着我们带人来捉奸!”

“是!”

“我们走!”

房间里的男人抱着顾小漠进了浴室,顾小漠完全无法控制自己,贪恋着男人身上的味道,一个劲儿地凑上来。

男人喉结滚动:“顾小漠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师兄……”顾小漠渴求地攀上男人的脖颈。

多年不见,顾小漠长开了,更美丽,更有诱惑力了。

微甜的体香让男人回忆起五年前的那场床事,男人眸光微暗,掐着顾小漠的下巴追问:“哪个师兄?叫什么?”

顾小漠迷迷糊糊,看着浴室橙黄的灯:“黄……”

男人脸上蒙上一层阴霾。

也许这五年来,顾小漠不止有过他一个男人。

为了钱可以向任何人张开大腿的顾小漠……

男人将顾小漠扔进浴缸里,冷漠地放起了冷水。

蹦腾的水花四溅,一片一片将顾小漠的白衬衫浸湿,细嫩的肌肤若影若现,男人生硬地移开视线,出了浴室。

男人拨通了电话。

“傅先生,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?”

“帮我报警,有个女人晕倒在我门口。”

顾小漠头崩欲裂地醒来,碎片般的记忆涌入脑海。

一杯古怪的柠檬水……令人恶心的触碰……惊恐的逃亡……一个长得很像傅师兄的人……冰冷的水……白衣服的女人……燥热渐渐散去……

她这是被救了!

顾小漠坐起身,打量着这陌生的房间,目光扫至阳台时,她的视线再也移不开。

一个孤高冷傲的背影独坐在阳台,修长的双臂延至桌前的键盘,轻微的敲键声犹如定神一般让人心安。

顾小漠不由自主地走近,男人的容貌一点点展露在她面前,她的心禁不住砰砰地急速跳动!

是傅隽川——傅师兄!

五年不见,傅隽川变得更成熟五官也更为深邃,他俊美的脸上惯常没什么表情,清晨轻柔的阳光也未能为其带来一丝柔和的气质。

许是顾小漠的注视太久了,傅隽川转过头来,瞥了她一眼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顾小漠右手背到身后去,紧张地攥着睡衣衣摆。“谢谢你救了我,师兄。”

听到“师兄”一词,想起昨晚的事,傅隽川的脸色冷了下来。

傅隽川冷淡地说:“我只是为了制止犯罪。”

这种划清界限的话让顾小漠脸色白了白,苦涩地移开了视线。

傅隽川起身,合上电脑,再也不看顾小漠一眼。

“昨晚的事我已经报警了,那几个人也被扭送派出所,今天你需要到派出所做笔录。”

顾小漠说着客套的话:“哦,好的,师兄,谢谢你——”

傅隽川动作稍顿,露出一个厌烦极了的表情:“不要叫我师兄。”

顾小漠怔怔地看着傅隽川,她和傅隽川一起学过画画,一贯是喊他师兄的。

傅隽川的表情冷漠极了,他瞥过来,上下打量着顾小漠,而后说:“你不配。”

顾小漠偏头看向玻璃里的倒影,乱糟糟的短发,疲惫的容颜,皱巴巴的酒店睡衣,一切都如实向别人反映,这是一个狼狈的家庭主妇。而倒影旁边的傅隽川呢,西装革履,芝兰玉树般的高贵。

这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她的确不配叫傅隽川师兄,不该去攀交情。

“抱歉,傅先生,我想是昨晚的事发生得太突然了,我乱了分寸。”顾小漠抬起头,微笑着说。

傅隽川眼眸闪了闪。

听警察的回复,傅隽川知道顾小漠已经结婚了,丈夫刚刚离世,丈夫的家人就急于要吞没本该属于她的遗产。

“……如果没有你的帮助,我的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

傅隽川胸膛起伏,偏头看向阳台外的风景,好一阵子,他才回过头来,问:“……为什么结婚,因为爱?”

“……”

傅隽川声音冷了下来:“又是为了钱?”

顾小漠深深低下头,她和莫嘉茂的结合的确不是因为爱,也不是为了钱,如果真要说清楚缘由,那简直是要剜了她的心,她还不如认下“钱”这个理由呢。

“是的,”顾小漠竭力轻松地说,“他是一位很好相处的外科医生,对我很好——”

听着顾小漠说别的男人如何如何的好,傅隽川的眸光一寸寸地冷了下来,他骤然打断道:“我不想听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对你有多好。”

顾小漠脸上再无血色,来自自己暗恋着的人的讽刺让她如坠深渊。

“顾小漠,你为何总爱缠上不该高攀的人?”

“你把自己搞成这样,一切只因为你太好高骛远了。”

傅隽川摔下话,从顾小漠身旁擦肩而过。

顾小漠眨眨眼睛,努力逼退眼底的湿意。

powered by chinaisgood.com © 2019 WwW.chinaisgo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