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全章节)苏诚夏冰小说最新章节-苏诚夏冰小说大结局

发布时间:2019-04-22 15:30

苏诚夏冰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!苏诚夏冰是小说《都市极品邪医》中的主角,苏诚夏冰小说精彩节选:声音响起,一名年约四十多,面容冷肃的中年男人从二楼走了下来。装什么装?你女儿嗓门那么大,我就不信你耳朵聋了没听到。等她把该说的话说完了才出现……呵呵!夏东明一出场,苏诚就把他看低了三分。不说别的,这份气度,还真是不怎么样。

都市极品邪医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都市极品邪医》在线阅读>>

《都市极品邪医》精选章节

声音响起,一名年约四十多,面容冷肃的中年男人从二楼走了下来。

装什么装?

你女儿嗓门那么大,我就不信你耳朵聋了没听到。

等她把该说的话说完了才出现……呵呵!

夏东明一出场,苏诚就把他看低了三分。

不说别的,这份气度,还真是不怎么样。

“我是苏诚,请问是夏先生吗?”

先生?

一听这称呼,夏东明眉头微挑:“叫先生太见外,喊我夏叔叔吧。毕竟我家老爷子和清虚道长,当初可是给你和冰冰订下了一桩娃娃亲,大家不算外人。”

“没错,今天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走到客厅,大刺刺往真皮沙发上一坐,夏东明右手抬起,夏冰连忙打开茶几上的木匣,取出一支雪茄递了过去。

夹着雪茄轻轻嗅着,过了好一阵儿,好像这才想起苏诚,夏东明微微颔首道:“别站着,就当这儿是自己家,坐。”

话没毛病,就是板着的一张脸……

呵,下马威要不要这么明显?

“其实呢,我这个人还算比较开明,冰冰她的婚事,我是支持她自己作主的。再者说……娃娃亲什么的,当初订下的时候,照我看不过就是两位老人家的一时玩笑之语,作不得真的。不过呢,你也别急。”

看似随意的笑了笑,夏东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,推到了苏诚面前:“但就算是玩笑话,我们夏家也愿意对此做出些许补偿。”

“一百万?”

瞟了眼支票上的数字,苏诚不禁笑了。

好一个连消带打、偷换概念,三言两语的就把这事儿给抹了,真不愧能攒下这份家业。

来这里就是为了退婚,但为什么对方先提出来,会觉得有点气人呢?

苏诚一笑,本来就亮堂的屋子,仿佛更亮了几分,哪怕在生意场上阅人无数的夏东明,心里也不禁赞了一声:好干净的脸,好精神的人!

可惜了!

二十多年前订亲那时候,夏家还没发迹,大家门当户对。

但是现在,门不当、户不对,自己的女儿,不可能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。

苏诚拿起支票掸了下,然后把它重新推了回去。

“怎么,嫌少?”

“不,够多了。”

两肩一耸,苏诚很随意的说道:“夏先生,不瞒你说,我这次过来,为的就是解除这段婚约。却是没想到,先被你提出来了。”

“哦?”

听到苏诚的话,夏东明也好,夏冰也罢,一对父女脸上皆是闪过几分轻蔑之意。

知道夏家有钱到什么程度吗?

一穷二白的穷小子,会不把一百万放在眼里?

呵呵,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“你就收着吧,一百万还不够我买辆新车的。”夏冰道:“拿了钱就走吧,大家又不是太熟,就不留你吃饭了。”

“冰冰,怎么说话呢?”

随口呵斥一句,夏东明看着苏诚,笑道:“小苏啊,钱是不多,但也算是夏叔叔我的一点意思,收着吧。”

“钱对我来说,真没什么用。毕竟有些东西,是钱买不来的。”

一听这话,夏冰直翻白眼,嘴角一撇道:“吹吧你,嫌少就直说。”

钱能买来阳寿吗?

摇了摇头,苏诚笑问道:“你的名字,是夏虫不可语冰的意思吗?”

“你他……”

“冰冰!”

看了想破口大骂的女儿一眼,夏东明的脸色也冷了下来:“苏诚啊,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?”

“没意思,我过来就是为了解除婚约,所以这钱我是不会收的。”

说到这儿,苏诚直视夏东明双眼,正色道:“二十二年前,订婚约的时候,我师父和夏老爷子交换了信物,现在婚约既然解除了,当年夏老爷子那块金怀表我带来了,还请夏先生把我师父那块千年暖玉交出来。”

一块金色怀表,被苏诚摆在了茶几上。

望着那块表,夏东明目光微微闪动,随即一脸错愕道:“什么千年暖玉?”

“那是我老君观代代相传的宝玉,有历代观主诵经加持,可消减业障,静心凝神,保佩戴者无病无灾。我师父当初见夏老爷子体弱多病,这才……”

“等等!”

打断苏诚的话,夏东明摇头道:“我从来没见过你说的什么宝玉,更没听我家老爷子提起这事儿。”

“哦?”

苏诚双眼微眯,随即笑道:“这个简单,问夏老爷子一声不就明白了。”

“老爷子出门了,手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,现在连我都联系不上。”

一推二五六,夏东明又把支票一推,状似无辜道:“这样吧,钱你拿着,一块玉而已,一百万够了吧,就当我买下了。”

买?

有些好笑的闭起双眼,待苏诚重新睁开眼睛那一瞬,他的眼睛显得很亮,眼眸中仿佛有重重光影闪现。

先是朝着二楼方向望了一眼,又认真的把夏东明从头到脚看了一遍,直到把对方看得全身不自在,苏诚这才慢悠悠的问道:“夏老爷子,是真不在家吗?”

“不在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没理会面前那张支票,苏诚起身道:“来这里,我为的就是收回那块千年暖玉。实话告诉你们,我需要它续命。给你们七天时间,但愿你们会改变主意。”

“小子,别给脸不要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喝退女儿,夏东明的脸色也彻底冷了:“苏诚,别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破玉,就冲你对长辈这态度,我明白告诉你,有也没有!”

“想赖账?”

“笑话,我夏某人家大业大,你自己开个价,买也好赔也罢,随便你怎么想。”

“你买不起。”

一双眼眸犹如无波古井,苏诚平静道:“而且,有些人你最好也不要得罪。”

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仿佛听到天大笑话,夏东明长声大笑:“有些人我确实不敢得罪,但绝对不包括你。现在我改主意了,不但玉没有,钱你也一个子儿都拿不走。”

“价值观不同,钱在我眼里,和废纸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没钱的人,往往都会这么说。”

并未因夏东明的不屑和轻蔑而动怒,苏诚只是平静的比划了一个七的数字:“记住,七天,到时候我会再来。”

“哼,到时候你恐怕连大门都进不来。”

“呵呵!”

离开丽景苑,扭头回望,苏诚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:路是自己选的,希望你们全家能有点骨气,真有种就硬刚到底,千万别当软蛋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powered by chinaisgood.com © 2019 WwW.chinaisgo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