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独家)唐小千陈晓岚小说最新章节-唐小千陈晓岚小说大结局

发布时间:2019-04-24 16:00

唐小千陈晓岚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!唐小千陈晓岚是小说《美人皮》中的主角,唐小千陈晓岚小说精彩节选:接下来的日子,我一直在睡觉,这么多年了,我的睡眠质量一向不好,要么就是睡不着,要么就是整夜整夜的做梦。还有第三种情况,那就是从梦中惊醒,然后就再也睡不着。但也有例外,那就是做完生意之后的那几天。做这生意,很费神,要瞒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多了。

美人皮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美人皮》在线阅读>>

《美人皮》精选章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一直在睡觉,这么多年了,我的睡眠质量一向不好,要么就是睡不着,要么就是整夜整夜的做梦。

还有第三种情况,那就是从梦中惊醒,然后就再也睡不着。

但也有例外,那就是做完生意之后的那几天。

做这生意,很费神,要瞒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多了。

所以我也老得比别人更快,虽然时间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意义,但那也是建立在我这门生意可以一直做下去的基础上的。

我一直很小心,也很少去冒险。

其实这一次,也不算是特别冒险,小白是只狐狸,她很聪明,但也很胆小,天性如此,在她看来,跑到别人家里去偷只鸡,就已经是天大的风险了。

我害怕的是别的事情,也确实对这个地方有些厌倦了,这才是我决定在做完这一单生意之后就离开的原因。

陈晓岚没有再来找我,一切都风平浪静。

我甚至一度怀疑,会不会是我把人想得太坏了。

第七天晚上十点,我决定起床了,如果陈晓岚要来,那早该来了,之所以定下七天时间,其实还有一个原因。

她的皮肤会从左脚开始溃烂,先是四肢,然后是前胸和和后背,最后是脸面,这一个过程,刚好是七天。

到了现在她都没来找我,证明她已经默认了这笔交易,她没有后悔,觉得值。

既然是这样,那我也该收拾东西,准备离开了。

刚刚起床,小白就蹦到了我面前,显得很兴奋,看到我开始收拾东西之后,她就更高兴了,忍不住就唱了起来。

她其实还很年轻,没什么本事,如果不是遇到了我,恐怕现在连话都还不会说,但是她生来就会唱歌,而且唱得很好。

能把人唱哭的那种!

平时不觉得,真收拾起行礼来,才发现自己有多穷。

当初师傅在的时候,我们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,他总是能找到一些冤大头,打着看风水的旗号,随便忽悠忽悠就能有大把的进帐。

倒不是我不行,只是这些年太懒了,有的时候连生意都不想做,不然也不会躲到这么个小地方来了。

我突然就想到了陈晓岚,当初她开口就是两百万……

两百万,巨款啊!

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长得那么漂亮,还有钱,怎么就那么傻呢?

收拾完东西,我看了看表,还差三分钟到十二点。

我决定抽支烟再走,既然说了在这里等七天,那就得等足七天,生意人,诚信最重要。

正好趁着这支烟的功夫,好好想想接下来该去哪儿,干点儿什么,也许是时候赚点儿钱了……

一支烟抽完,刚好十二点,我竟然有些失落。

这时才意识到,其实我很期待陈晓岚来找我。

再次自嘲的笑了笑,我站起身来,把装着全部家当的双肩包往背上一背,对着小白打了个响指。

走!

小白欢呼一声,身子一弓就跳进了我的怀里。

其实我还没想好要去哪里,但有句话说得好,你得先上路,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方!

过了十二点的北方小县城,路上要人没人,要车没车,太冷了!

站在路边干等了十几分钟,飕飕的寒风吹得我瑟瑟发抖,我突然有些后悔,或者说幡然醒悟!

我干嘛非要在这时候走,房租又没到期,我他TM也不是通缉犯,见不得人!

回去!

可刚一转身,我就定住了。

怀里的小白感受到我的变化,扭头看了一眼,一身白毛立刻炸了起来,绿幽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那团黑影,不时发出充满了威胁意味的低吼。

见鬼了!

对于我这种人来说,见鬼不是什么大事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从看到它的第一眼开始,我的背脊就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发麻。

对面的黑影一动不动,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看得出来它没打算吓唬我,估计它也知道,吓唬我没什么用。

但是那两只蓝幽幽的眼睛却一直死死的盯着我,毫无生气,阴森冷布。

这种眼神我也见得多了,只有怨气极重的鬼,才会有这样的眼神,但是你拿这种眼神看我干什么?

又不是我害死你的,我就不信你敢动我!

小白今天的表现也很奇怪,她最喜欢欺负弱小,换了平时,早扑上去了,但是现在,她居然只是不停的威胁着对方,难道说我看走眼了,这是个狠角色?

一人一鬼,就这么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对峙着,哦,对了,还有一只狐狸。

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,吹到身上的风越来越冷,我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,我要回家!

终于,我迈出了第一步,我很小心,一直观察着它的反应,万一不小心在阴沟里翻了船,我连个喊冤的地方都没有。

还好,它没什么反应。

我稍微松了口气,继续慢慢的朝门口走去,它还是没什么反应。

终于到门口了,我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,看来只是偶遇而已,刚刚那么盯着我,应该是认错人了!

很多刚死不久的,都会认错人,过几天就好了,只要不是身上孽业太多,即便遇上了也没事,最多倒几天小霉,也就过去了。

至于我就更不用担心了,多的是办法对付这种东西。

我突然有些好笑,甚至感到有些羞耻,我什么身份,居然也怕起这种东西来了?

一边这么想着,一边就把手伸进了裤兜……

然后,一万头神兽就呼啸着从我心里奔腾而过!

钥匙呢?

我CTNND,我的钥匙呢?

没钥匙我怎么进门啊?

这他么是要在外面呆一晚上,还不得冻成冰棍儿!

就在这时,它动了!

而且是朝着我的方向飘了过来。

我下意识的就抬起了左手,用掌心对着它。

小白也从我怀里蹦了下去,竖着尾巴恶狠狠的盯着它。

也许是被我们吓到了,它又停在了原地。

十几秒后,它开始呜呜呜的叫了起来,难听得要死!

我楞了一下,它这是在哭!

但仔细一听,又不太像。

鬼一般是不会哭的,但凡鬼哭起来了,那就已经不是怨念深不深的问题了!

那它这是什么意思?

你说不了话?

我试探着问了一句,它又呜了一声,感觉像是在回应我。

把嘴张开,给我看看!

下一刻,我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舌头被人拔掉了,拔舌,就是为了让人在死后变成了鬼也没法说话,说不了话,那就告不了状,就算到了阎王殿,也只能干着急。

看来这个倒霉蛋是遇上懂行的了。

我皱了皱眉,这种事,我虽然很反感,但也不是随便就能插手的。

你想告状伸冤,我能理解,但你找我也没用啊!

呜呜……

你老呜呜我干嘛,都说了你找我没用!我跟你又没瓜葛!

我这话一出口,它立刻就呜呜呜呜的乱叫了起来,声音比刚刚尖利了许多,显得十分激动,原本缩成一团的黑影也开始不停的变形,但无论它怎么努力,始终都只是一团看不出任何具体形状的影子。

越是这样,它就显得越着急,声音也就越发的尖利,即便是我,听着也觉得有些不舒服了!

突然,我意识到不能再让它这么下去了,否则的话,它我的意识很有可能就彻底的崩溃,要真是那样的话,这呜呜声恐怕就会变成真正的鬼哭了。

这不奇怪,鬼和人一样,有情绪是需要发泄的,越是激烈的情绪,就越是需要及时的发泄,否则的话,是会出问题的!

人憋久了,会生病,但好歹能治。

鬼憋久了,能入魔,那麻烦可就大了!

现在这一只,我觉着就有这方面的倾向,既然被我遇到了,那也算是缘分,我决定开导开导它,也算是给自己积德了。

你先别着急,我们聊聊怎么样?

呜呜呜!

你老这样呜呜呜的,我也不明白你啥意思啊,要不这样,我来猜,如果猜对了,你就往左飘,如果我猜错了,你就往右飘,怎么样?

话音一落,它立刻就往左飘了一米多远,而且明显比刚刚平静了一些,没有那么急躁了!

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!

你是不是想化成生前的模样给我看?

又往左飘了一下。

但是你做不到?

还是在往左飘,我的脑袋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它一起往左转了转。

为什么会做不到呢?

我自言自语了一句,然后就发现它愣在原地不停的抖动起来,我能感觉到,它好像又开始着急了。

我知道,鬼对于情绪的控制,是很没有分寸的,也就是头七之前,还勉强能控制的住,但那也是建立在正常死亡的基础上,而眼前的这一个,明显不在此列!

别急别急,这个问题略过,我再问你,你是被人害死的,对吧?

继续往左飘,其实它不飘,我也知道,这要不是被害死的,那才真是见鬼了!

我这么问只是为了要安抚住它的情绪,只要它还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跟我顺利的交流,暂时就不会有入魔的危险。

其实我现在脑子里想的,依然还是刚刚那个问题!

为什么会现不了形呢?

这没道理啊!

除非……

想到那种可能性的存在,我心里咯噔一下,脸色瞬间变得相当难看!

不会那么倒霉吧?

powered by chinaisgood.com © 2019 WwW.chinaisgoo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