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全章节)《北城以北南风过境何以南叶析北》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

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1:32

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《北城以北南风过境》全文在线阅读!该小说主要讲述何以南叶析北的故事,北城以北南风过境精选:此刻,火烧云纵然是美,可那少年却是更美的。绚丽的火烧云,加上飘飘少年,此刻的场景,在何以南的记忆里,可以堪称最美了。

北城以北南风过境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北城以北南风过境》在线阅读>>

《北城以北南风过境》精选章节

此刻,火烧云纵然是美,可那少年却是更美的。绚丽的火烧云,加上飘飘少年,此刻的场景,在何以南的记忆里,可以堪称最美了。

不仅是画面,更多的是意境……

“在想什么呢?”突然,一个少年的声音在少女的耳畔响起。

何以南一惊,这才回神。

待少女转头看清了来人后,语气便冷了下来:“和你无关。”

“为什么总是对我特殊对待?为什么你对别人就可以温柔?你的温柔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吗?”叶析北似乎很介意何以南的语气。

“曾经是的,但是现在不是了。”何以南定定地看着叶析北,神情毫无波澜的样子。

叶析北也讷讷地看着何以南,选择了沉默。

四目相对,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
缓解尴尬的方法,一般只两个:一个是当事人自行缓解尴尬;一个是突然出现什么人什么事转移当事人的注意力。

后者的期望不大,因为何以南知道这个地方,只有她和向北知道,还有叶析北知道……

“是不是你,把我带到这里来的?”何以南想了想,问了一个挺有价值的问题。

叶析北点了点头,还是没有说话。

“你怎么知道,这是我……”

“诶嘿,今天春节,我们三个人就一起凑合着过吧!”突然,一个少年打断了何以南的话。

何以南见了来人,不由自主地唇角微微一勾,但也没有说什么。

胡说见着何以南,也是笑着点了点头。

两人这也算是打了个招呼了。

“好久不见了,这些年以南你还好吗?”胡说笑了笑,问出了叶析北的心里话。

何以南点了点头——其实也就是那个样子吧,能怎么样呢?

一旁的叶析北皱起了眉头,就不爽了——怎么他们两个就可以相处得这么融洽?

这区别对待!这也太明显了吧?

“某人要是看不惯可以马上滚蛋。”何以南察觉到了叶析北的不爽,可……她不打算安慰安慰吃醋的他。

叶析北一愣,直直地看着何以南,那神情有些复杂——有些惊讶,有些不甘,还有些心伤。

看着对峙着不相上下的两人,急忙充当这个和事佬:“行了行了,我们快些吃饭吧,我肚子都饿了。”

“今天街上的饭馆可都不开业。”叶析北看了一眼胡说,淡淡道。

“就知道下馆子,果然某人还是改不了大少爷的脾气。”何以南瞥了一眼叶析北,讽刺道。

“针对我有意思吗?”

何以南轻呵了一声,道:“我说了是你吗?没有吧?那就是你自己对号入座,请不要自作聪明!”

“我就知道今天街上的饭馆不会开业,所以今天我特地带了锅来,我们一起来野炊怎么样?”胡说无奈地笑了笑——这两人果真是水火不相容,一个像暖和的南方,一个像寒冷的北方。

人如其名这个词,算是被何以南和叶析北演绎的淋漓尽致了。

何以南和叶析北这才注意到,胡说手里提着一口大锅,锅里还有一个锅铲;而他的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大塑料袋,里面有一些小零食、油、一些调味品、蔬菜、水果、肉、甚至还有一小袋米。

叶析北看着何以南愣愣的样子,瞬间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,嘴角勾起了温柔的弧度:“我来做饭吧。”

“我看某人还是算了吧,从小就娇生惯养,还会做饭?”

何以南的话音刚落,便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妥。可是碍于面子那句“对不起”却没有说出口。

叶析北或许是习惯了,也没有太过计较,就当做没有发生一样。

可是,在场的人心里都很清楚,何以南戳到了叶析北的痛处。

叶析北最不愿意的,就是别人提及他的身世出身,可是……何以南提了……

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僵硬,胡说笑了笑进屋把那大袋子和大锅一放,便开始从屋里搬搬砖了。

何以南也不搭理叶析北,跟着胡说一起搬起了砖。

胡说笑着摆了摆手:“以南,不用帮忙,我一个人能行,你歇着吧。”

何以南也不矫情,点了点头就真的不帮忙了。

看得胡说是心里哭笑不得——原来何以南还是一个耿直girl……

他只是说说客套话而已啊!

何以南蹲在一旁,看着胡说:“想不到你还会搭灶啊。”

胡说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析北其实也很厉害的,我们经常和析北来这里野炊。”

何以南刻意屏蔽着“析北”二字:“你们,每一次都带锅吗?”

胡说将何以南的微表情尽收眼底,忍不住勾了勾唇角——这不明显是在耍小脾气吗?故意不提他。

“有的时候是带烧烤架,还有的时候是在屋里弄火锅。”

何以南点了点头:“那你还真是厉害了。”

“其实析北比我更会弄的。”胡说还是不忘提起叶析北。

何以南微垂眼帘,没有说话。

“析北真的不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,以南你知道吗?其实现在他每天也是自己做……”

胡说喋喋不休着,似乎说得正在劲头上,可是以南却在这时打断了:“胡说,可不可以我们聊天的时候可不可以提及其他人?”

虽然何以南没有明指,但是胡说和屋里那位,心里都很清楚这个“其他人”是特指谁。

胡说愣了愣,干笑了一下:“以南,我这里没有什么要帮忙的,你去屋里坐着吧。”

何以南抿了抿唇,眼底露出了一抹为难。

“唉……”胡说看着何以南,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以南,可以告诉我,你为什么这么排斥析北吗?”

人家是三句话不离老本行,你这是三句话不离好兄弟啊……何以南暗暗腹诽道。

“以南?”见何以南没有回答自己,胡说不懈地又问了一遍,“你能告诉我,你现在为什么这么排斥析北吗?”

何以南的目光躲闪着,她不敢与胡说做到对视:“也……没有什么,其实也说不上是排斥……”

“那,就是讨厌咯?”胡说试探着。

“也……可能是吧。”何以南也不打算再否认了,点了点头,顺着胡说的话茬说下去了。

“那么,你现在为什么讨厌析北呢?”

一想到曾经两人给他撒狗粮的那个场景,再对比现在,胡说也不由得感到世事无常。

“我……惹不起,还躲不起么?”何以南的目光依然躲闪着。

“你什么时候惹了他,又为什么要躲他?”

“能不能不要总是提叶析北!”

语罢,何以南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语过激了,道了声“对不起”,便直径往着那棵大树下的秋千去了。

屋里的叶析北见状,急忙跟了去了,只留下胡说一个人在小木屋旁生火弄饭。

意识到有人跟着自己,何以南不觉加快了脚步,可是她一加快脚步,身后的人也加快了脚步。

她皱了皱眉头,不悦地转身看向叶析北:“干嘛跟着我?”

少年想了想,说了一句话:“这个地方很危险。”

何以南脑海中闪过小时候遇见蛇的那一次,到现在她还是心有余悸的。

不过为了面子,她还是心虚地嘴硬道:“这里哪有什么危险?”

叶析北趁着月光打量起了何以南,忍不住勾了勾唇角:“我记得你在这里遇见过一条蛇。”

“你怎么……知道?”何以南一愣,惊讶地看向叶析北——这件事情……只有她和向北知道……

叶析北与何以南对视一眼,笑而不语。

时间快近夜晚,此刻在北城有一处,在此处少年少女的四周皆弥漫着暧昧不清的气息。

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这种氛围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powered by chinaisgood.com © 2019 WwW.chinaisgood.com